首页资讯 › 资讯内容
资讯分类
    • 【教学随笔】两次沉默里的蜕变
    • 来源:教导处 |作者:陈虹|2019/9/4 8:36:00|浏览次数:649
    •  

      每一次身份的转变,必然伴随着心理和生理的一次次阵痛,唯有在面临每一次阵痛都怀着最平和的心态,能够不断地进行自我情绪疏解,才能真正战胜阵痛,完成自我角色的转变。

      作为一个新入职的“新老师”,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我并非第一次踏上三尺讲台,对于我而言“教师”这个职业既陌生又熟悉。18年毕业的我入职了一所私立贵族中学,新毕业的自己对教师这个职业,由期待转而逐渐变成了失望,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一个学生极其不友好的言语。这件事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我愤而选择了辞职甚至离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对于自己当时只保持沉默,没有在言语上、行动上给予反击而感到万分悔恨。我甚至内心的气愤发泄给亲人,而亲人只能莫名成为我的情绪垃圾桶。离职后我陆陆续续在不同学校求职,因为各种原因,我待业了半年,代课了一学期。机缘巧合之下,我来到了威海,在今年九月份又一次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,又一次重新站上了讲台。对于重新站上讲台,面对新学生这件事,我满怀着热情和憧憬,我仿佛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迎来了新的起点,因为入职的学校是一所不错的公立初级中学,一直以来,我把自己以前工作的不如意,归结于学校管理不够到位,班级学习氛围不够好,学生个人素质不够好等各种外界原因,但却一直没有反省自身的问题。

      一次自习课,一个学生向我请教和睦的“睦”该如何书写,一瞬间我提笔忘字,一个如此常见的字我却不知道如何书写,尴尬的我只能回应学生抱歉。另一个学生在得知我不会书写后,发出了一句轻蔑的感叹:“还研究生呢!连“睦”字都不会写。”一瞬间我沉默了,这是我第二次面对学生不友好言语的又一次沉默。而这一次的我却不再动怒了,心里本能的第一反应反而是觉得有些遗憾,我对这个孩子缺乏包容教育而感到遗憾。我认为学生不应该觉得老师是无所不知的,学生应该包容老师在某个领域的无知,即使是这位老师所任教的学科,学生也应当包容老师可能的不足。一方面老师本身就不是无所不知的,另一方面如果学生怀着这样的心态就意味着学生视教师为权威,这是极不利于学生未来的长远发展,正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。姑且不讨论我的本能反应是否正确,我对于自己当下的第一反应,感到欣慰,因为我不再是像以往那样面对问题只会动怒却缺乏思考。沉默几秒钟后,正好下课,我把学生叫出了教室并和他表示了歉意,但却丝毫不提他嘲讽我的事情,也没有表露出任何怒气。因为在这之前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,作为新老师,我利用自习课想记住大家的名字,全班大部分同学我都记住了,唯独有两三个学生的名字没有记住,而嘲讽我的那个学生就是这两三个之一。我搁置了他对我说话语气不太友好这件事,只是和他表达了自己没有记住他名字的歉意。在之后的课堂里,我们之间相处融洽,那件好像会令人不愉快的事情,被我们一起默契地选择了遗忘。

      面对同样的事情,时隔一年的我却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应对方式以及完全不一样的思考,虽然这两次的我,第一反应都是沉默,但是这两次的沉默里我却有了不一样的蜕变。究其原因,大概有两点,其一,在待业的半年里,我的心态经历了从崩溃到重建,再到崩溃再重建,无数次的崩溃到重建,我对事情有了更深入的思考;其二,我开始正视了自己的学生,我开始真正只把学生当成尚未成年的小孩。虽然即使是刚毕业时,我也知道师生之间有很大的年龄差,但那时的自己却完全忽视了这个年龄差,潜意识里仍固执地认为他们已经懂事了,他们是小大人。虽然处于初中阶段的学生,已经开始萌生了独立的意识,但归结到底他们还只是孩子,很多时候作为教师需要包容他们,当然也不能一味包容,完全把他们当成幼儿,反而会限制他们的发展和后天优秀品格的培养。

      当一位教师拥有教育智慧时,她的一举一动,都是在对学生进行身教,同时也是对自我的提升,在一次次的反思中,教师思想的深度和广度也能得到拓宽。我认为教师这份职业,想要获得职业成就感与幸福感,想要克服职业倦怠,不断的思索,不断地实现自我蜕变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• 责任编辑:谷婷
    • 返回上页打印
    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