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资讯 › 资讯内容
资讯分类
    • 师说大师——曹原
    • 来源:德育处 |作者:德育处|2019/6/14 10:16:38|浏览次数:706
    • 师说大师——曹原

      尊敬的各位老师,亲爱的同学们:

             大家早上好!今天给大家介绍的这位大师是一位年仅23岁的青年科学家,他解决了困扰人类科学家107年的难题,一旦成果落地,将为世界能源行业,节省数千亿美元资金。他就是2018年度十大科学家之首——曹原。

             他从小就特别喜欢捣鼓电子产品,经常买上一大堆电子原件,拆了装,装了拆的去研究电子线路。他特别热衷的就是科技类课外书。

             他一个月读完初一,三个月读完初二,不到半年读完初三,13岁上高中,14岁参加高考!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将他抢到手,并送他进了驰名中外的、培养未来科研领域领军人物的“严济慈物理英才班”!他求知若渴,经常穿梭于各大教授的办公室,一脸认真地去逐一请教,还时时提出一些刁钻古怪的问题,和教授一起去探讨。

             2014年,他获得中科大本科生最高荣誉奖:郭沫若奖学金。不久,导师推荐他前往麻省理工学院深造,攻读博士学位。实验期间,他总想起中学时的一件小事,当时物理实验课上,老师告诉他,如果谁能在常温状态下,发现一种超导材料,就可能颠覆世界。老师的一句话,成了他念念不忘的“梦想”。读博四年,他一直潜心研究石墨烯的超导性。

             1911年,荷兰物理学家昂内斯发现超导体的存在,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。但悲剧的是,超导体要在,接近-273℃的环境下,才能显现其近乎0损耗输电的能力,而这其中的材料,冷却成本却高得让人绝望!

             之后,全世界的科学家们开始了各种试验,去寻找这种“低成本超导材料”。而我们的这位中国天才少年,就成为了照亮黑暗的那盏明灯!

             2017年攻读博士期间,他发现了石墨烯中的非规超导电性,他推测,当叠在一起的两层石墨烯,彼此之间发生轻微偏移的时候,材料会发生剧变,有可能实现超导体性能。可当他说出自己的想法时,却遭到诸多物理学家质疑,他们认为,这不过是一个20岁的中国小孩,关于世界的美好幻想。但曹原,没有被权威质疑的声音击退,他依然坚持自己的判断,捍卫自己的梦想!

             为此他日夜待在实验室,克服了样品无法承受高热等各种极端困难,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失败后,他依旧信心满满的说:“实验失败是家常便饭,心态平和地对待失败就没什么压力。”“吃一堑长一智,做的多了,慢慢有经验了,自然就攻克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  皇天不负苦心人,终于在一次实验中,奇迹发生了!当他将两层石墨烯,旋转到特定的“魔法角度”(1.1°)叠加时,它们可以在零阻力的情况下传导电子,成为超导体!他顿时欣喜若狂,他深知,这绝对是一个改变世界的研究成果。但他仍小心谨慎,又是半年多的的反复实验后,震惊世界的石墨烯传导试验终于成功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 2018年3月5日,曹原将论文整理后,投给了世界顶级科刊《自然》。很快,一个重磅消息瞬间引爆全球,全世界学者都望尘莫及的《自然》科刊,竟然一天之内连续刊登了两篇关于石墨烯超导的论文!而两篇论文的第一作者,就是中国人,曹原!

             就在曹原发表论文之后,短短9个月,石墨烯的初步商业化已经开启。以手机为例,一旦安装石墨烯电池,手机的充电时间,将被缩短为16分钟。可以说,他的发现,将带动电子消费品飞速发展,未来在能源行业,能为全球省下数千亿资金!

      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无数大学和科研机构,纷纷向他伸出橄榄枝,甚至愿意聘请年仅22岁的他为教授。然而曹原做了什么呢?他在论文轰动世界后,第一时间回到母校中国科技大学!这份来之不易的殊荣,他选择和导师同学一起庆祝!而面对全世界的赞誉和邀请,他只说了一句简单的话:“我是一个中国人,我学成以后要回到中国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  英雄出少年,作为一个中国人,他延续了华夏英才的优秀,也扛起了中华民族的荣耀!

             曾经很多人说中国没有核心技术,没有科研实力,今天曹原就用实力,狠狠打了这些人一巴掌!并且过去几十年间,越来越多的中国科学家涌现出来,向世界证明了中国的科研实力。今天站在世界科技巅峰的他,并不满足于眼下,他说:“更好的消息还在后面,希望将更多的时间,用来为中国科技创造更多的奇迹。”

             同学们,少年强,则中国强,科学无国界,但科学家有祖国,我们要像曹原学习,学习他善于动手、勇于实验的学习品质;学习他刻苦钻研、不断创新的科研精神;学习他知恩图报、为国争光的民族精神。

       )L9G@6T0~FAJQ3M`VZ4$]VY.jpg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• 责任编辑:鞠君涛
    • 返回上页打印
    相关内容